农民工讨薪被打住院惹争议,解决纠纷应依法 动手打架不可取

2019-08-02

近日,记者接到读者反映称,6月27日,在济宁市微山县鲁桥镇侯楼办事处运河小镇项目的工资发放现场,农民工王某及其亲属三人讨要工资被拒并遭到殴打,至今仍未出院。

据知情人透露,涉事项目的一标段承包商山东城祥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三标段承包商山东衍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在中标后,与济宁市任城区接庄镇前铺村村民刘某签订了建设工程项目施工责任书。随后刘某又通过转包的方式,把该工程承包给了赵某。因承包商与刘某应付赵某的工程款至今未清算,刘某一方代替赵某支付农民工工资,以此抵扣未清算的工程款,由此引发系列的经济纠纷和冲突。“ 农民工讨薪被打”的真相究竟如何呢?近日,记者来到事发地进行了走访调查。

被打农民工称:讨薪被打伤住进了医院

7月9日,记者在济宁市第二人民医院见到了正在住院治疗的农民工王某。“好不容易赚了5万多的血汗钱,至今还有3万多没有给,还被打进了医院,真是有苦难说。”王某告诉记者,他是去年9月到这个项目工地打工的,一直干到今年5月份。目前还有3万多工资未结清,同时在工地干活的儿子也有2万多元工资未结清。

王某称,6月27日,他与儿子等三人来到项目统一组织的工资发放现场,打算领取自己应得的工资。但王某做梦都想不到的是,当天自己不但领工资遭拒,还被打伤住进了医院。

“我拿着身份证来领工资,但他们上来就百般为难,要求我出示户口本一系列证件。当我答应拿齐证件时,他们又说拿了也不一定能发钱。” 王某称,当他询问拿齐要求的证件是否会如约支付其工资款时,却被在场的山东衍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祝某为首的发放工资人员拳打脚踢。

据王某主治医生介绍,王某的伤势诊断为头面部外伤,颅脑损伤,胸部外伤,肺挫伤,右肩外伤,牙齿外伤性脱落及外伤性松动,左耳外伤,耳鸣耳聋。目前王某的外伤已得到有效处置,并继续住院观察治疗。

事情真如王某所说的这样吗?记者来到了微山县鲁桥镇侯楼办事处运河小镇项目现场,了解事发现场情况。

“当时我就在屋子外面,屋子里面门窗紧锁、 窗帘紧闭,我听到了屋里有打架的声音,然后老王出来就瘫躺在地上了。”一、三标段钢筋班班主楚大姐表示,祝某等人在发放工资时,都是把工人一个个轮流叫进屋子去,进去之后就把门窗紧锁,谁也看不见里面什么样子。“但是我能听见老王在里面痛苦的叫声,很令人心疼。”

涉事方回应:不存在打人情况有现场录像但暂不方便公布

针对此事,记者联系上了山东衍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祝某,试图了解事发现场情况。

7月10日下午,祝某向记者回应称,事发当天,祝某等人正在正常发放工资,王某带了个人前来捣乱,拒不出示相关证件来配合发放工作,并且主动将头往祝某身上顶撞,场面较为混乱,但不存在所反映的打人情况。“从王某进门的时候我就有视频有录像,门外也有监控,都可以说明当时的情况。”

然而,当记者提出看一下现场视频录像及现场监控视频时,祝某却称,他要等伤情鉴定结果出来才能提供录像。“当时安监控的目的是为了正常办公安全考虑,视频录像现在提供的话,我怕‘侵犯’了人家的肖像权。等王某伤情鉴定报告出来,我再把视频公布出来,到时候我也要维护我的合法权益!至于其他情况,你去问赵某和公安部门吧!”祝某说。

派出所:已进行伤情鉴定将根据鉴定结果作进一步处理

7月10日,记者跟随赵某一方来到了当时出警的微山县鲁桥镇第二派出所,了解案件处理的最新进展。

当赵某向民警询问该事件处理情况时,值班民警表示:6月27日,派出所出警到达现场后,将受伤人员送往医院救治,随后对双方当事人进行了询问笔录。目前,对受伤者的伤情进行了鉴定,等伤情鉴定报告出来后,将案件调查结果和处理意见一并送往微山县公安局法制科,根据法制科的批复,作出进一步处理。

截至记者发稿时,该案件还在处理当中,双方各执一词,都在等待伤情鉴定结果出来。记者将继续关注。本报记者张子慧

编后语:我国是一个法治国家,合作双方遇到问题或发生纠纷时,双方当事人无论哪方有理,都应该通过合理合法的途径表达自己的诉求,依法维权取得合法权益,动手打架不可取!一旦触犯法律还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