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的喝的更是想也别想

2019-08-31

展开敌后事情用生命保护党旗和公章

仲良老人照旧保持读书看报的习惯

如今,仲良老人已经92岁高龄了。作为一个为了革命事业贡献终生的老党员,离休在家的他照旧没有闲着,每天坚持读书、看报、写字。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老人至今保留着剪报、摘抄的习惯。“父亲经常过问晚辈的事情学习,并且教育大家要爱岗敬业,要对得起党和国家,不能做遵法乱纪的工作。”仲智慧说。

1944年,仲良接到命令,要和村里的民兵一起,赶往济宁南关邻近的日军马场,获取马匹。斟酌到马匹体积庞大,不好转移,而且白天日军重兵把守,只能夜间行军。行走了大半夜,大家才从仲浅跑步到达济宁南关。荣幸的是,当天晚上,没有大队的日军,只有一个年青的小喽啰看守。仲良和民兵们立即顺着马场邻近的排水沟爬进去,关上了大门进入马厩,矫捷牵着60多匹马趁夜色撤退。到微山时,党组织大为振奋。要知道,马匹可是我军极为缺乏的重要战略物质。用这些马匹,部队矫捷扶植了骑兵连,彻底进行了没有骑兵的历史。为此,鲁南军区还专门召开了一次表彰大会,并为介入此次行动的人员每人奖励了鞋子、毛巾、肥皂等物品。中共鲁南区党委机关报《鲁南时报》也结束了大篇幅报道。

除了获取马匹,从日寇手中抢夺药品的阅历更是惊心动魄。1944年,当时的牌坊街医院被日军控制,大批的药品也都由日本人掌握。我军严重短少药物,伤病员的生命受到严重威逼。仲良又受党组织的安排,带领大家伙先后到牌坊街医院、戴庄医院抢夺药品。与敌人交手,肯定意味着有牺牲,可是,当时年仅20多岁的仲良却信心百倍,不顾个人安危和日军搏斗,最终获取大批药品,为抢救官兵们的生命做出了伟大进献。

“护送干部,这可不是个大略事儿!国民党军队在大路上都有卡点查抄,我们只能潜入到麦地中,皇冠即时走地,偷偷行走。一路上,大气不敢出,生怕被发现了。” 仲良老人说,吃的喝的更是想也别想,从郝楼出发,一直走到湖西堰上,才从当地渔民那里吃了一顿没有盐的面条。不过,值得欣喜的是,抵达万福河区域时,他们终于找到了上级党组织,圆满完成护送任务。

命运跌宕起伏从袒护忍笑对人生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