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庄:一个小镇的乡愁 图文 李明言

2019-09-23

有情有义的微山湖,让留庄这座古朴的村庄韵味更加绵长。站在这里,听着哗哗的湖水与村头堤坝的碰撞,浪起水落处,留下了丰富而又独一无二的文化遗产,形成了水陆文化的交汇圣地。

留庄镇位于微山湖的东岸,微山县城北35公里处,省道104济微公路、京杭大运河,并行贯穿镇境南北。地理位置优越,风光秀丽。每年的七、八月份,“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十万亩荷花吸引着四方游人墨客来这里游湖观景,吟诗作赋。竹篙轻点处,大鸨、天鹅拍水而飞;棹船慢划中,鸳鸯、野鸭戏波粼粼,亦真亦幻中给人以无尽的遐想。

天地有情,上苍给了留庄人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湖产品生存资源,四溢飘香滴滴淌油的双黄咸鸭蛋、高登国宴的四鼻鲤鱼、独具特质的黄鱼麻鸭、以及药食两用的芡实菱米,这些日出斗金的珍品,无时无刻不在彰显着“鲁南明珠”的辉煌,在日本、在韩国、在新加坡的餐桌上,撑的老外翘起拇指连连赞赏。由此,不断扩大的产业链条,也拉大了留庄人的梦想,“湖风”、“湖韵”等众多的湖产品品牌的应运而生,改变着留庄人从乡到湖,从湖到乡的二湖崖的生存轨迹,正在由一个因水而兴的小镇,向着商贸和旅游业强镇发展的方向蜕变。

清晨,新鲜的菜市场上,没有讨价还价的声浪,有的只是“早上好?”的相互问候,和“恭喜发财”的相互祝福。高高的盘秤翘起的是一颗颗称心的良知,收钱的零头让给客户,找钱的零头分文不差,哪怕没有零钱找了,也要用一颗葱或者一个蒜头抵过去,不占客户一点巧。即使是头一次来这里做买卖的外乡人,也会有多年默契的感觉。这是一块热土,外乡人感到很温暖,留庄人觉得真留庄。

留庄人谦和、宽厚,坚守着:中庸致和文脉传承的友善,和崇实黜虚厚道做人的诚信。不抢风头,不占主位,好事让给别人,所以在别人眼里,留庄人好供,搭班子搁伙计不累,也由此落了个留庄人绵羊性格的口碑。这种品德的坚守,源于骨子里的传承,一代又一代,光前裕后传续至今。

明武年间,距今已有600多年,山西省洪洞县一带闹饥荒,李姓、满姓、徐姓三表兄弟,抱团求生,李姓最大,是满姓和徐姓舅舅家的表哥,满姓是大姑家的表弟,比李小一岁,徐姓是二姑家的表弟,比李小三岁。他们拖儿带女,推着小车,挑着担子,无可奈何地告别了家门口的老槐树,看着深秋中干枝树杈上摇曳的老鸹窝,三兄弟心如刀绞。一路上他们相互照顾,相互鼓励。

也不知走了多日,他们来到了一个得水得风的地方,沃土连着碧水,煞白的贝壳在岸边晒着太阳,倒挂在芦苇上的藤蔓凌乱而随意的晃动着,水鸟在其间钻来钻去,调皮的小鱼小虾,也戏弄着水面的波纹,以显示自己的存在。兄弟仨被这里的景致深深地吸引着。也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缘故吧,夜里李姓大老表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一条祥龙从天而降,龙身足足三里路长,东北西南方向而卧。一梦醒来,他觉得这是上天的造化,示意他们在这里定居安家。第二天一早,他把自己的梦说给了两个表弟,两个小表弟听后非常高兴。于是他们就在这里支锅搭棚,安家定居了。农闲时他们下湖捞鱼摸虾,农忙时又遵循时令耕种收获,像燕子衔泥般建设着自己的家园,这种自给自足的生活,仨兄弟的日子过得非常安逸。一晃七八年过去了,从老家带来的槐树种子,也已经长成了对掐粗的半大树。一天,两表弟找到大哥,郑重其事地给大哥说:大哥,咱来到这里这么长时间了,咱们有屋、有树,有老婆孩子,咱住在这里大小也是个村庄呀,咱得给它起个名,对外也好称呼。其实,这个事大老表也不是没想过,只是一时还没有想出叫什么名字好。满老表说:这块土地留住了我们,养育了我们,我们要对它感恩,要让我们的子子孙孙都记住它,咱就叫它留庄吧,其他两兄弟表示赞同。从此,在鲁西南地区就有了留庄这个村落。

光阴流涟处,白驹过隙间,一晃到了清朝乾隆年间,留庄已经发展成了一个较大的村庄,后辈们为了感念祖辈的恩德,按照当年祖辈梦中龙体降卧的位置和方向,依次建造了以龙头为大庙、龙身为火神庙和龙尾为北大寺的三个庙宇,从此,逢年过节人们有了安放心灵和感恩寄情的去处。

为了更好的生存和发展,满姓的一部分迁到了留庄附近的满口村,徐姓的一部分则迁到了马口和徐堂村,虽然离的远了点,但是彼此之间见面后,依然沿袭着祖辈们表兄、表弟的招呼方式,亲情依旧,一点都没有变。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