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美丽经济、股权经济、人文经济,让乡村更有魅力 看邹城如何振兴乡村

2019-04-16

□本报记者姜国乐王浩奇

本报通讯员张长青盛超

时下,青壮年进城,多数农村面临“空心化”。可在邹城市,返乡务工人员连年增加,乡村游愈发火爆,去年有567万城里游客涌入农村。

这都源于邹城的乡村振兴之道:首先扮靓乡村环境,再借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唤醒“沉睡”资产,并以文化熏染和谐社会风气。搭台、起锣、亮嗓,乡村振兴这台戏,越唱越热闹。

多花50万元保老树——

环境美,人自来

邹城东部几个乡镇的山岭薄地一年只能收一季花生或地瓜。5年前,张庄镇上磨石岭村几乎家家养猪,半山腰的沟沟坎坎里堆满了猪粪,臭气熏天,村里人都待不下。

“游客就是冲着好山好水好空气来的。”在邹城市委书记张百顺看来,只有保护好生态,把乡村变美,才能让城市人更向往。邹城累计投入30亿元建成美丽乡村A级村210个。2017年,张庄镇辛寺村美丽乡村建设现场,塘坝上一棵百年老柿树阻挡了修路的进程。为了保护老树,工程队硬是从树南侧坑塘底部填上来一条宽17米的路,多花费50万元。

人要进来,货要出去,都离不开路。近几年,邹城市修建乡村公路4380公里。其中,2017年以来,当地投资2.2亿元,打造“三线九山”精品旅游线路,新建旅游道路51.5公里,将美丽乡村、景区旅游路网串连成片成区,培育出一批特色小镇、乡村旅游特色村,梨花节、桃花节、樱桃采摘节、土豆节等各具特色的赏花采摘节活动层出不穷,让香城、张庄、石墙、城前等“农业大镇”变成“旅游强镇”。

上磨石岭村拆掉猪圈,清走猪粪,河沟淌起潺潺流水,花香又弥漫在山间。在天津打拼了20年的李长臣夫妇回到村里开起农家乐,一年下来纯收入比在外地打工翻一番。3月28日,虽然不是周末,他们仍接待了22桌客人。

张庄镇境内的凤凰山和莲青山,不仅留存着以松、柏、槐、杨等为主的原始林海,还有25.5亿年前的石林。去年,凤凰和莲青两座山分别成功申请为省级和国家级地质公园。如今绿水青山环抱美丽乡村,城里游客纷至沓来。

废厂房变“股金”——

资产活,资金来

2017年,邹城开展全国第二批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当地首创“三会、六环节、十六步”工作体系,对村级经营性资产、资源性资产进行量化,确认集体经济成员,成立村股份经济合作社879个,清查核实集体资产总额80多亿元、资源性资产230多万亩,有效盘活了“沉睡”多年的资产,实现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村民变股民。

“200亩的核桃能够丰收,全靠股权证贷款,而且还不用求人找担保!”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后,

村民所持有的股权可以分红、有偿转让、担保抵押贷款等,邹城市凫山街道石家庄社区居民孙静用股权证质押,从银行贷款8万元,成为全省首批农村集体股权质押贷款的受益者。

大束镇黄疃村一处2000平方米的厂房已经闲置多年,去年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后,村里以村经济合作社的名义将厂房租给10户村民打造成家具城,不仅有每年7.3万元的租金,还带动了100多名村民就业。

产业振兴就要明确经营主体,就要把村庄资产放入市场。黄疃村党支部书记孔凡成对此深有体会:“原来村里即使有资产,也无法以村两委的名义经营,只能眼看着资产在那里‘睡大觉’。去年8月,我们成立了股份经济、劳务、置业、土地四个合作社,合作社可以在银行开设账户,从事独立的经营活动。”

邹城市还通过确权赋能,不仅将全市24万多户90多万农民变股民,更为集体经济发展带来了新机遇。黄疃村置业合作社下设两家公司,为本村200余人提供了就业岗位。劳务合作社对本村村民统一培训,安排就业,仅向邹城市人民医院一家单位就派遣工作人员115人。自去年8月开始改革至年底的5个月时间,村集体纯收入达到315万元,为村民直接分红127万元。

红白事一碗菜——

风气清,乡村兴

乡村振兴,离不开文化和社会建设。邹城挖掘各种乡土文化资源,持续开展移风易俗活动,深化“四德”工程建设,举办“三新四美”培训,推动优秀传统文化入民心、传统美德到农家。

3月28日,峄山镇大二村的姜佃生正在家里“叮叮当当”地敲锤子,把十多年来妻子和儿媳获得的“好婆婆”“好媳妇”奖状钉在中堂旁边的屋墙上。“俺这个家和睦不和睦,都在这面墙上写着呢!”老姜边砸边笑,说俺村不比谁家钱多,比的是谁家奖状多。

自1993年以来,村里每年固定正月初十这天,评选“好媳妇”“好婆婆”。村里为选出来的“好媳妇”披红戴花,由村干部带着,敲锣打鼓到其娘家送喜报。26年来,累计评选“好媳妇”416人次、“好婆婆”312人次、“好妯娌”1560人次。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