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海军节 张胜法:首批海军战士,以担当书写家国情怀;李守敬:用画笔致敬海军,献礼70周年

2019-04-24

文/图半岛记者曹现梅

从黄水到蓝水,到走向深蓝;从沿江到沿海,到大洋大洲……70年,筚路蓝缕,你凯歌高奏;70年春风鼓浪,你勇立潮头。4月23日是中国海军成立70周年。对于91岁的海军老兵张胜法来说,这一天尤为值得纪念。战火纷飞的年代,他毅然从军,戎马一生,他参与长江口扫雷,负责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次海岸线调查,以赤子之心书写自己的家国情怀。在这一天,长在红旗下的李守敬选择用画笔致敬海军节。本期,让我们来听听他们的故事。

戎马一生,他参与长江口扫雷出镜人物:张胜法91岁辽宁路街道

连续作画20天,献礼70周年出镜人物:李守敬59岁水清沟街道

好男儿,当兵去!

1928年1月,张胜法出生在山东邹城一个偏远的村子里。16岁时,因为目睹了日军的侵略行径,他从家中偷偷跑出来,加入八路军。随后,从济南战役到淮海战役,他参加了数不清的战役,从抗日战争打到解放战争。

1949年4月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第一支海军——东海舰队的前身“华东军区海军”在江苏省泰州白马庙成立。张胜法当时在35军军直警卫营,随部队从陆军转为海军。

在战火中诞生的人民海军承载着国家使命。不久,张胜法参与长江口扫雷行动。“那会儿,我们正着手开始学习海上技术,就接到了这个紧急任务。”他回忆说,当时长江口布满了水雷,任务紧迫。但是海军本来就是从零开始,水雷更是一片空白。“后来,我们跟着苏联专家学习,查阅国民党档案,绞尽脑汁研究扫雷技术。”在三个多月的不懈努力下,他们终于在计划内顺利完成扫雷任务。

鱼雷、坐雷、火箭水雷……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张胜法渐渐接触了各种水下兵器,并精通它们的使用。“布雷对技术要求很高,需要准确掌握潮汐的变化。”谈到兵器,张老的兴致一下子“燃”起来了。在诉说中,他仿若又回到了那段峥嵘岁月。“排雷的危险系数很高,布雷的难度也同样很大。因为多是在夜间布雷,视线有限。当顺着船舷推下的时候,格外需要小心。”他至今仍清晰地记得,有的水雷引爆时间仅在三分之一秒。

后来,张胜法转调北海舰队航保部。上世纪六十年代,他接到了负责海岸线调查的任务。“当时,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没有完整的海岸线资料。这次调查集结了不少国内高校地质研究方面的大学生。”为了海岸线调查,两年的时间里,他和战友们几乎都漂在海上,风餐露宿,沿海的每一处岛屿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海岸线调查不仅包括沿岸大大小小的岛屿,连海底的黏度、稠度都需要取样记录。这次翔实的调查,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份海军军用地图提供可靠的资料。

时光流转,尽管张胜法早已经离休。但是他对海军发展的关注,从未停住目光。尽管如今视力有限,老人仍旧执着地拿着放大镜看报纸。“我在部队的时候,新中国的军舰还没造出来。现在,咱们海军都有航空母舰了。每次看到这样的新闻,我都感到自豪!”老人的声音中流露出欣慰。

在碧波荡漾的胶州湾上,辽宁号航空母舰傲然向前。近处,三军仪仗队军礼致敬。而在远处,青岛沿海一线的标志建筑醒目耸立。在这幅专门为海军节创作的油画作品中,创作人李守敬倾注太多的心思在上面。

海军节快到了,59岁的李守敬总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李守敬自言,他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呵护下成长起来的。“我是画画的,所以就想用手中的画笔来为咱海军节添彩。”有了这个念头后,今年过完春节不久,李守敬就开始构思起来。“一开始,因为想要表达得太多,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所以我就把近年来有关海军发展的资料梳理了一遍,就选取了现在画中呈现的这几个元素。”选定之后,李守敬准备起稿。由于不懂电脑,李守敬的爱人就成了他的得力帮手。

“她先从网上搜出各个视角的照片,然后我把它们一张张都保存下来,每个角度都吃透之后开始动笔。”因为常年创作养成的习惯,有时候灵感来了,他一天几乎全扑在画上,一画就是十几个小时。“这是14号刚刚完成的这幅创作。”李守敬指着这幅长100cm、宽70cm的油画说,“这幅作品我起了两个名字,一个是启航,另一个是驶向深蓝。”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