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书法 享受书法 特邀撰稿 王超

2019-05-10

王超,山东省邹城市人

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

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

济宁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济宁市政协书画联谊会副会长

济宁市民族书画协会名誉会长

中国硬笔书法协会名师讲师团讲师

2014年安徽美术出版社出版《清风徐来——王超书法作品集》

2019年2月15日,农历正月十一,是我60岁的生日。一大家人在饭店摆了一桌,好酒好菜,其乐融融。酒至正酣,接到好友刘利民的电话,告知我节后《济宁日报》“书画名家”栏目要出一期专版,介绍我学习书法的经历,约我说一下学习书法的体会、感悟什么的,让我准备准备。

回到家里,静下心来,思忖着。乖乖,真快呀,60年的人生,不光是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了,就是从小喜欢书法至今,竟也有半个多世纪了!经历自不必说了,坎坎坷坷的,竟也有满满的收获。学习书法的感悟?在心里反反复复的追问,最后总结出了八个字——感恩书法,享受书法!

感恩书法,是说书法不仅教会了我写字的技能,更让我懂得了文化。

写字,人人会写,但未必都能将字写的正确、清楚、整洁、美观,使人感到舒服,有艺术性。字写的如何,实际上是人内在修养的一种外在表达。书法是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它所表现的汉字,不只是点横竖撇捺,其实每个汉字的背后都是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它是中国人心灵中最美的艺术!

这可不是我说的,有文为证。在古代先贤的心目中,书法是“可以发天地之玄微,宣道义之蕴奥,继往圣之绝学,开后觉之良心,功将礼乐同休,名与日月并曜”(项穆《书法雅言》)的文化形态,“书法即心法也 。故柳公权谓心正则笔正,虽一时讽谏,亦书法之本也。苟某人品凡下,颇僻侧媚,纵其书工,其中心蕴蓄者亦不能掩,有诸内者,必形诸外也”(郝经《陵川集》)。所以,古人说用笔在心、心正则笔正、笔正乃可法也等等,都表达了对于书写、对于书法之法、之道的恭敬有加、敬仰之至。

回想自己在几十年的书法学习中,尚能老老实实地学习前人的宝贵经验,认认真真地临摹古人碑帖,不断修正自己随意的书写习惯,便觉欣慰。每当心摹手追时,也往往被古代书法家那高尚的人品与精湛的书法艺术所折服,自己那些浮躁、虚荣之心便随之油然而止。而在书法创作时,我曾是那么渴望追求苏子美“求明窗净几,笔砚纸墨,皆极精良,亦自是人生一乐”的清新;曾国藩“写字可以验精力之注否,以后即以此养心”的高致;孙过庭“书必有神、气、骨、肉、血,五者阙一,不成为书也”的境界。

虽然这些书法家在气格、气韵上的清远,对我来说,是那样高山仰止,遥不可及,但我从书法学习中,也能逐渐认识到“作一段书,必别立一种意,态若《黄庭》之玄淡简远,《乐毅》之英采沉鸷,《兰亭》之俯仰尽态,《洛神》之飘摇凝停,各自标新拨异,前手后手亦不相师,此是何等境界”(李日华《竹懒论书》)的高格。

还有那古人论书中大量的论及书法与“人品”、“修养”的对接,更是醍醐灌顶,直入心灵。在我国封建时期,讲究以书取士,即写不好字,别说作官甚至找个文差也很难。在传统的书法理论中,也习惯把写字与做人,完美地结合起来。从古至今,评价一位书法家的首要标准就是人品。早在西汉晚期扬雄在《扬子法言》中就说过:“书,心画也。”至东汉晚期,赵壹在《非草书》中说:“凡人各殊气血,异筋骨,心有疏密,手有巧拙,书之好丑,在心与手”的观点。再往后,又有“夫书者,玄妙之技也,若非通人志士,学无及之”(王羲之)。“退笔如山未足珍,读书万卷始通神”(苏轼)。“学者苟能立品以端其本,复济以经史,则字里行间,纵横跌宕,盎然有书卷气。胸无卷轴,即摹古绝肖,亦优孟衣冠,苟出心裁,非寒俭骨立,则怪异恣肆,非体之正也”(蒋和)。“书学先贵立品,右军人品高,故书人神品,绝非胸怀卑污而书能佳,此可断言者”(李瑞清)。“作字先做人,人奇字自古”(傅山)。“笔性墨情,皆以其人之性情为本”,“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刘熙载)。每每读到这些,我就凝心聚神,反复思量,从心底也便相信了,书法真的是“笔中有乾坤”,“字乃人之衣冠”,“品德不高,落墨无法”的道理。我们今天,虽然写字的好坏,已不那么举足轻重,但每个人所写的字确实能反映他的内在素质。因此,书如其人,我对自己的笔下所为、笔下所出,皆能时时处处赋以敬畏之心、崇仰之态,去恭恭敬敬地同古人对话,去认认真真地临好每一遍贴,写好每一幅字。


浏览: